电竞备战“入亚”故事爆发背后游戏待打通

“自2003年纳入正式体育竞技项目以来,我国电竞产业二十年磨一剑,取得的巨大进步和亮眼业绩有目共睹。”刚结束不久的电竞峰会上,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第一副理事长张毅君如是说。

回溯电竞爆发历程,从早期草莽生长、被外界误读到以“竞技”为核心规模化发展,“亚运会”无疑是其中最值得铭记的里程碑。

对于国内电竞从业者而言,“入亚”不仅仅是一次展示自我的舞台,对于社会认同感的提升,商业机会的持续爆发,更是难得的机会。

“(电竞)借助亚运会能得以‘出圈’。一方面走出国门,到亚洲甚至全世界,因为亚运会带来的人群肯定不只是电竞人群;一方面很多商业机构和企业关注亚运会并加入进来,能帮助整个电竞生态去‘出圈’。”腾讯游戏副总裁、腾讯电竞总经理侯淼称。

中国电竞代表队以2:0将对手击溃的这一瞬间,现场上千名观众的神经,立即从极度紧绷变为极度兴奋。台上队员们丢下手中的手机,紧紧拥抱在一起,观众们的欢呼声如山呼海啸,灌满了他们的耳朵。

这是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的《王者荣耀国际版AoV》总决赛,也是中国电竞代表队夺得第一枚亚运金牌。

尽管这场比赛以表演赛为主,所获奖牌也不计入总成绩。但当看到中国电竞选手如同其他项目冠军一样,含着热泪站在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下时,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相信,电子竞技可以如同传统体育项目为国争光。

腾竞体育CEO金亦波也随队来到了雅加达,他所负责的《英雄联盟》项目在决赛中以3:1的比分战胜老对手韩国队获得冠军。时隔4年后,当再次回忆起彼时的场景,他仍忍不住表示:“这是我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

随后的数年时间里,中国电竞接连发力。2018年,IG首次为LPL赛区捧回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奖杯,2019年和2021年,FPX俱乐部和EDG先后夺得该赛事冠军。2022年,上海NV俱乐部接连折桂2021和平精英全球总决赛和英雄联盟手游2022全球冠军杯。

一次次“里程碑”事件,引发突破圈层的关注和狂欢,也让电竞产业从小众项目成功跨升为全民关注的热门产业。

随着电竞市场的爆发,电竞用户数量也呈几何倍增长。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用户规模达4.89亿人,同比增长0.27%。

不过,“入亚”始终是国内众多电竞从业者和玩家心中最大的期盼。不满足仅是以“表演赛”出现在亚运舞台上,更渴望能像正式比赛项目般,被记载在金牌榜单上。

这一天终于在2020年12月到来。第38届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全体大会上,电子竞技被批准成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随后的2021年11月,亚组委宣布包括《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和平精英(亚运版)》等8个项目正式成为比赛项目。

电竞正式登上国际舞台的意义除了实现突破圈层,更在于无论“社会正面认可”还是“商业潜力”等领域得以爆发,对行业发展起到巨大的作用。

事实上,传统体育也需要电竞。如今除篮球、足球外,不少传统体育赛事对年轻人的吸引力逐年下降,Z世代群体热衷于关注电竞赛事。据《2022年亚洲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显示,全球电竞观众在2022年将增至5.32亿。同时近七成中国网民认可“电竞是一项体育运动”。

庞大的观众数推动电竞走向台前,而将电竞引入亚运会此类综合性赛事中,也有利于传统体育赛事开辟新市场。

“入亚”只是国内电竞持续爆发的第一步。要想在亚运会上获得成功,国内厂商和从业者们还需要解决众多难题。

和足球、篮球等传统体育项目规则少有改变不同,电竞游戏版本时常会发生变化。甚至同款游戏因为海内外版本的不同,也可能对于比赛造成直接影响。

以国民级IP《王者荣耀》为例,作为唯一入选亚运会的中国自研5V5移动电竞项目,自然引发无数玩家的关注。

然而为了迎合全球玩家的喜好,《王者荣耀》曾推出“国内版”和“国际版”,但两款游戏版本角色和技能都有所不同。如果出现在亚运会等大型赛事中,单独使用任一版本,都有“不公平”之嫌。

事实上,早在雅加达亚运会上,《王者荣耀》项目比赛中所使用的版本正是“国际版”《Arena of Valor》。彼时参赛选手老帅在接受贝壳财经记者专访时坦言,赛前曾花费不少时间来适应全新的游戏角色和版本。

这意味着,要想实现电竞全球化的目标,游戏厂商需要拿出一款适用于全球玩家通用的版本。为此,天美工作室特意计划打造《王者荣耀(亚运版)》,以供各国参赛选手训练和比赛使用。

2022年7月,《王者荣耀》推出全新的国际版《HONOR OF KINGS》。而随着游戏在海外测试的逐步开放,官方将在2022年年底举办世界冠军杯,届时将有来自全球各地的16支队伍向冠军奖杯发起冲击。这意味着赛事一旦成功的话,亚运会比赛的版本很可能正是HOK,或者在此基础上做出的调整版本。

除了游戏版本差异外,另一个摆在电竞从业者们面前的难题是硬件要求高。电竞赛事和传统赛事不同,对于网络、实时转播要求极高,一场大规模电竞比赛的举办,背后涉及众多环节的技术以及执行能力。

侯淼至今记得,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期间,举办电竞赛事的场馆在现场网络、转播环境等硬件方面都相对落后,甚至大多数工作人员都是从国内临时抽调组成。

侯淼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腾讯电竞此前曾举办过多次电竞赛事,而亚运会期间也将整合此前的经验,为亚奥理事会和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提供技术支持,还会将通过洲际赛事积累的技术经验,用以支持杭州亚组委以及国家体育总局。

同样的问题还在于,组建“电竞国家队”意义重大,如何选拔合适的选手,以及通过集训将原本分散各支队伍的选手快速融合在一起。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如今经过分阶段挑选后,备战工作已进入到选手和版本的磨合期。同时首个国家级的电竞训练基地也即将建立。未来还会引入全球首套电竞项目的赛训系统,以通过数字化来追踪选手的集训效果,生成赛训报告以为教练组提供数据参考。

“除了在赛训上科学管理外,还将对选手日常餐饮进行管控,以免无意中触碰含有‘兴奋’的菜肴。另外包括领奖、上台等礼仪培训,都是需要解决的全新课题。但这个机会能把赛事内容、中国元素,选手风貌和技术在更大的舞台上展示,也是中国电竞产业在世界舞台上很好的亮相。”侯淼说。

据中国音数协电竞工委发布的《2022年1-6月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报告》显示,上半年电竞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637.12亿元,同比减少10.12%。用户规模约4.87亿人,同比下降0.41%。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自有统计以来电竞两项主要数据首次出现同步下滑的状况。

“正式入选杭州亚运会后,人们更加了解电竞的发展历程和竞技属性,电竞的社会正向价值不断在放大。同时,电竞的商业化开发也因为‘入亚’的利好变得更加顺利,行业伙伴的合作更加主动。”金亦波称。

和传统体育相似,电竞商业化主要收入来源于品牌赞助、版权销售、门票销售以及周边衍生产品等。而近年来,电竞的爆发让越来越多传统品牌看中了这个新兴行业。

以2022年英雄联盟春季赛为例。据公开数据显示,共有14家品牌成为赛事合作伙伴。其中除了梅赛德斯奔驰、耐克等多年合作对象外,也有京东、一加手机等首次合作的品牌。而参赛的17支俱乐部背后,也不乏多家类型涉及3C产品、汽车、餐饮、服饰、电商的品牌方。同样在刚结束的电竞峰会上,一汽奥迪也正式宣布成为大会战略合作伙伴。

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约1673亿元,同比增长13.5%,行业已经进入平稳增长阶段。

受“电竞入亚”利好,会让更多的传统行业关注到电竞市场,自然会加速电竞商业化的发展,让市场规模得以更扩大化。侯淼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如今已有多个此前从未接触过的品牌主动邀约以洽谈合作机会,未来相信还会出现更多商业伙伴。

电竞从业者们同样希望借势得以持续爆发。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市场头部企业腾讯电竞先后推出电竞咖啡馆、电竞教育以及电竞酒店等衍生市场,未来还将以“数字IP+城市产业”相融合打造全新商业模式。而包括EDG、RNG在内的多家知名电竞俱乐部也纷纷开始在更多元的商业领域里进行探索,希望以“传统企业IP+衍生产业”的合作模式来打通电竞未来商业变现之道,进而让行业成为万亿市场。

让电竞从业者们兴奋的是,早在2018年第二届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全球总决赛上,国际奥委会委员安吉拉·鲁杰罗曾表示:“国际奥委会正在讨论,考虑未来将电竞纳入奥运会。”这一番话让行业对于电竞入奥的前景产生无限遐想。

事实上,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霍启刚也曾多次提及希望能将电竞带入奥运会现场。“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的长远目标,就是使电子竞技最终登上奥运会的舞台。”

Related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