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内外网络舆论场同异比较

【导语】互联网时代,受众拥有了选择、评论甚至纠正错误信息的权利,接受信息的用户可以给予多重方式的反馈(转发、评论、点赞),并通过简单的步骤就将信息裂变式传递给其他用户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和网民在社交平台上的快速迁徙,海内外舆论场的无形之隔正在变薄。

网络媒体的崛起给予传统新闻行业改革信息生产方式、发布方式、运营方式的机遇,而社交媒体在信息及新闻传播、交流和分享方面的优势再次凸显的事实现状。当人际传播、群体传播和大众传播在同一平台上发生时,信息的传播方式也由“媒体-受众”关系主导转变为“社交”关系主导。

据调查,三分之一的美国人通过Facebook获得新闻,其中的80%则是通过朋友分享看到新闻信息。美国新闻协会调查显示,年轻人习惯通过社交媒体如Facebook和获取新闻信息,较少经由新闻网站、电视或报纸等专业媒体渠道。重大突发事件出现时,社交平台的新闻时效性优势使其获得更多关注,甚至成为专业媒体的新闻来源。Twitter前副总裁凯文·萨乌甚至宣称,Twitter实际上是新闻媒介而并不是一个社交媒体。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马航坠机事件、波士顿爆炸案、外滩踩踏等事件中,社交平台比专业媒体机构更快地发布信息并引起舆论关注。

互联网时代,传统信息生产者的身份及职能分散到无数网络用户身上,社交媒体用户不只是被动的信息接收者,更兼具信息生产者、整理者、搬运者的多重身份。普通的网络用户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在互联网上发布新鲜见闻,可以依据个人偏好整理并再传播已有的信息,也可以在不同平台间搬运、转译他人发布的信息。

在海内外网络舆论场信息的跨域流通过程中,社交媒体用户中承担搬运者角色的个体和群体打通了不同的社交平台、地域领域、文化环境之间的传播壁垒,对网络舆论事件的发生、发展和结果有不可忽视的作用。信息源也随之从专业新闻机构延展至自媒体、公民记者、普通网民。民间渠道已经成为境内外信息互通的重要组成,非机构信源则起到了助推器的重要作用。

内容类型上,海内外网络舆论场均存在娱乐化趋势:一方面,严肃信息内容比例下降,娱乐八卦、电视节目、体育赛事等话题关注度远超政治、社会、民生等严肃话题;另一方面,新闻信息内容追求戏剧性、刺激性、时效性,在增加网络用户获取信息的可读性的同时也使舆论环境呈现更为复杂的情形。

网络及社交平台上的信息生产和传播过程缺乏“把关人”角色,信息源头、内容、细节真假混淆且存在缺陷,社交媒体成为了谣言和虚假新闻的多发地,也使权威信息渠道比重有所降低。当下,互联网已不仅是普通网民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也是专业新闻媒体的重要信息源。当专业媒体将网络平台采集到的虚假信息未经求证便转化为“新闻”,通过正规渠道报道、转载,产生的结果只会是虚假信息的负面效果扩大、媒体的公信力丧失、官方的权威性降低。

在社交媒体的全球市场上,美国互联网企业毫无疑问地处于支配地位。统计显示,截至2015年3月全球月活跃用户量超过1千万的18家社交网络平台中,有10家来自美国,占总体的55%;中国、俄罗斯、日本的网络社交媒体也位列其中,但其社交网络从用户数量、海外知名度、国际市场占有率等方面仍落后于美国的产品,仅在本土市场居领先位置。

中国活跃网民数和社交媒体普及率在世界范围内遥遥领先,海外主流社交媒体在境外更是表现出色;然而,大陆地区没有为海外社交媒体贡献相符的用户数。较为典型的例子就是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其在亚洲除中国以外的各个市场都获得一定成果,但在中国大陆的用户渗透率却不成规模。

互联网产品往往根据目标用户所处文化背景的不同,开发制定相应的平台功能,平台上形成的舆论场也因此而不同。如人际交往在西方社会中注重安全距离、强调个人隐私,用户依据线下关系的亲疏差别选择电子邮箱、私人号码或社交媒体账户等不同的社交工具。

海外社交媒体整体对于用户账户实名制没有任何要求,互联网匿名性特点明显,网民参与公共话题和舆论监督的积极性更高;而国内社交媒体平台的功能设置更为多样化,在保留自身特点的同时不断丰富功能以迎合用户需求。

Twitter和新浪微博的公共舆论属性比微信和WhatsApp更为明显和突出,是迎合草根网民发声需求的公共舆论空间,平台的舆论导向从专业媒体导向转变为用户追踪热点话题。两个平台上设置的热点话题榜、参与用户类型、话题标签设置都强调了其自媒体属性,使舆论参与者追踪热点话题并参与热议变得更为便捷。WhatsApp和微信相对更注重基于强关系的人际沟通,尤其是前者的功能设置,仅仅满足用户的通讯需求,没有为用户提供参与和讨论公共事件的场所。

Twitter最具特色的属性之一是话题标签(hashtag)——通过用户创建的话题标签对平台信息进行归类和聚合。话题标签不但能使用户轻易地找到特定话题从而加入其中,还提高了平台上舆论追踪的可行性,它使数万人在极短时间内聚焦在同一个话题之上,演化为影响现实的行为活动。一些重大的国际事件中可以体现出Twitter话题标签的强大效果,如海地地震、追捕、2012年美国大选等。

目前,话题标签几乎成为所有网络社交媒体的必备功能,新浪微博、Facebook、Instagram等都具有某种形式的话题标签。新浪微博更是在话题标签的基础上扩展了活动功能和热点事件专页,进一步增加了话题的舆论热度和传播效力。

Twitter平台上体育赛事话题关注度遥遥领先,话题囊括美国国内重大赛事活动如美式足球联盟(NFL)、美国职业篮球联盟(NBA)、超级碗(Super Bowl)等,也有世界知名比赛如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世界杯等。以2014年美国橄榄球联赛“超级碗”为例,Twitter官方统计比赛期间共有2490万条不包括转发和评论的相关推文,峰值高达每分钟38万条。

政治民生相关话题量排名第二,包括印度大选、美国大选、推倒柏林墙25周年等。具体来看,Twitter上的热点话题尽管来自世界各地,但绝大多数是围绕欧美国家或建立在西方主流文化之上。

相比之下,新浪微博热门话题类型则表现为娱乐化:2014年全年提及度最高的30个热门话题中,以电视节目、社会新闻和体育赛事类型最多。综艺节目和当红电视剧占据了微博热门话题中的绝大多数,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都进入话题榜前十,其他热门话题还包括“春晚”“雾霾”“马航”“i Phone6”等。

互联网的便利性和及时性同时也加速了不良信息的泛滥,匿名性使得网络世界中不良信息的发布者、浏览者和传播者难以确认和追查,给打击网络不良信息带来了困难。

据报道,“”恐怖组织近年来通过网络渠道不断向境内传输暴恐音频、视频,并且数量和频率逐年上升:2010年发布8部、2011年13部、2012年32部、2014年109部。从现实中向境内偷运宗教宣传品,到线上传输暴恐音频视频的转变,使打击犯罪的难度和必要性大幅提高。

对比近年来的海内外舆论场的事件,发酵速度和跨境传播速度方面都有飞速提升。“白金蓝黑裙子”话题传入国内社交网络用了不到24小时,在国内舆论场从传入到引爆仅3小时。“橘子哥”事件中,国内外互动的网络舆论传播平均响应速度仅为6小时,相当于中美时差的一半。这对国内网络舆论平台而言,无疑增加了信息管理难度,同时对平台基础设施的稳定性提出了考验。

大量信息的跨境传播也对中国互联网提出了叩问,新的网络舆论形势下传统的管理方式已经无法满足需求,要以更贴近海外网民的方式主动深入海外网络舆论场,加强联合,扩大中文舆论的海外影响力。

(张晓雪: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艾利艾咨询分析师;陆诗雨:腾讯研究院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

Related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